沉迷吸龍的甘草菊

請多多留言支持你喜歡的作者,鼓勵才是堅持下去的動力。
愛他就讓他受。

【宇龙/裴朱】情深不寿(二)

CP裴文德《缉妖法海传》x朱厚照《王阳明》,忠犬下属攻x玩心大皇帝受,bug、ooc、私设有,不喜者莫要进来踩雷哦。



前文:【宇龙/裴朱】情深不寿(一)

这章好像太甜了些

————————

    朱厚照要亲自下江南除水妖、治水患,可吓坏了一众老臣。

    盛世年间,妖祸横行,小皇帝不久前才被鬼王夺取了三魂六魄,过程凶险至极,幸得缉妖司首领裴文德拼死相救,最后逢凶化吉。事后小皇帝难得安分了一段时日,不耽于酒色、远离小人,甚至还乖乖上了几日早朝。

    老臣们正在感叹平素行事荒诞不经、玩物丧志的圣上终于转性了,结果高兴没多久,这位年纪轻轻的帝王好了伤疤忘了疼,居然折腾起了亲自讨伐水妖的打算!

    这水妖哪是什么好对付的东西啊!能引得江南一带水患频发、民不聊生,定是本领不俗,当今圣上虽然以雄武自居,但妖跟寻常猛兽、猛将不一样,除了饮下妖血有力量与之对抗的缉妖司众人,普通人对上这些妖魔鬼怪只有死路一条。

    老臣们愁得牙疼胃疼,当今圣上的执拗和任性他们可是早就领教过的,任何规劝乃至威胁都是没用的,反而会惹出小皇帝的逆反心理。

    更何况这次皇帝陛下的理由十分充分,先是大义凛然地推出了一番「见百姓受苦朕很心痛」的说辞,然后又说自己贵为天下之主,之前已着了鬼王一道,现在岂可受制于区区一只水妖?传出去可会让天下人笑话,皇家颜面荡然无存。

    老臣们心里面直犯嘀咕:按照圣上以往的荒唐行径,哪会在乎什么皇家颜面?

    平日里圣上偷偷微服出宫游猎就算了,毕竟活动范围在皇城附近,他们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今要跑到江南去除水妖,路途遥远不说,万一有个什么好歹,他们可会愧对先帝临终前的嘱托啊!就算有灭鬼王有功的缉妖司裴总管随驾,他们也不能完全放下心。

    朱厚照被朝臣们吵得心烦,他们言语中透露出的尽是对他这个皇帝的不信任和指责,闹得他干脆直接下旨「再言之,极刑」,才勉强堵住了群臣的嘴。

    裴文德一直在旁边看朱厚照与几个头发胡子都花白了的老头子互相扯嘴皮,觉得这场面有些好笑,又免不了为朱厚照感到心疼。

    从八岁那年初遇,十五年来,裴文德的目光一直都放在朱厚照身上从未离开过。

    看着他从太子登上大宝,以单薄身躯撑起整个天下,孤零零坐在龙椅上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看着他隐藏在种种荒唐行径下,那颗想要打破高墙禁锢、追求自由的心……而自己,除了站在远处默默看着、守护着,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不能多想,哪怕他有无数次想赶跑那人身边各种居心叵测的人,牵起他的手远走高飞。

    裴文德知道自己内心的想法是荒谬的、禁忌的,可人非草木,如何做到心若顽石?只能不甘心地、小心翼翼地藏起心中那点痴念。



    朱厚照搞定了朝臣,把政务安排妥当后便择日出发。为图耳根清净,朱厚照一个文臣也没带,只命裴文德随驾,领着一帮人浩浩荡荡地直奔江南。

    他还打着不想劳民伤财、一切从简的名义微服出行,随身侍候的奴婢带得不多,但十几车的行李车驾肯定是少不了的,由一队佩刀护卫护驾,装成大户人家的公子哥出来游玩。

    他们虽是秘密出行,没有昭告天下,可各地巡抚官员自然有自己的渠道得到消息,赶紧做好准备迎接皇帝陛下的大驾光临。



        ※            ※            ※   



    众人先是在中原车马骑行数日后,接着换成行舟沿运河而下,再转入长江河道。

    朱厚照好骑马,给他准备的华美车舆几乎没怎么派上用场——如果不是怕吓到裴文德,他还真想拉对方同骑一马,策马奔腾于青山绿水中。

    气人的是裴文德比他爹裴相国还要古板固执多了,不管朱厚照如何表示亲昵,与他之间就一直保持着不远不近的合适距离,谨守君臣之礼。


    朱厚照站在船头,望着两岸滔滔江水,一脸忧郁。

    他回头瞥了一眼规规矩矩站在他身后的裴文德,眼神带上了点幽怨,细长眼尾微微下垂,还透出一股委屈的意思。

    裴文德对皇帝控诉的小眼神视而不见,继续眼观鼻鼻观心。

    他不是不知道朱厚照最近对自己是相当亲近的,具体是为了什么他不敢细想。他不似朱厚照往日身边那些男宠,既不貌美纤细也不体贴细致,除了一身捉妖本领什么也不会,如何入得了天子的眼?

    这时行船似是被水下什么东西撞了一下,船身出现一阵晃动,朱厚照的身体也随之晃了晃,一个站不稳差点从船头摔进江水里,幸好裴文德反应极快,急忙上前把人紧紧护在怀里。

   「陛……少爷您没事吧?」

    朱厚照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在发现自己正躺在裴文德的怀抱中时,又有些心猿意马了,于是他趁机握住裴文德的手腕,抬头看向裴文德柔声道:「无妨,只是有些被吓着了,文德你扶我起来吧。」

    这声亲昵的称呼似乎提醒了裴文德他对年轻天子做了什么,惊得他赶紧松手把人推给前来救驾的护卫,丢下一句「属下下水查看情况」就匆匆跳进河里,连鞋子衣服也没脱,速度快得朱厚照都来不及出声阻止。

    朱厚照心里那个郁闷啊,其他人都是绞尽脑汁想得到君王的恩宠,怎么到了裴文德这里却是避之唯恐不及呢?


    裴文德潜进水里仔细查看了一番,发现船底像是被大鱼不小心撞到了,局部船板有些小小的破损但并不妨碍继续航行。

    丛山峻岭之间水流湍急,水里有什么气息也会被冲得一干二净,裴文德虽然没在附近发现什么妖气,但依然留了个心眼。回去后就给行船加了结界,还命令这次他带出来的缉妖司下属加强防守和巡逻,尤其是入夜之后。

    可他接连警戒了数日也没再出过什么状况。


    滔滔江水奔流而下,两岸繁华之地花团锦簇般渐渐呈现。一行人停停走走地航行了大约一月余,已经可以看到远处金陵古墙巍峨。

    傍晚途经一江边小镇,朱厚照见镇上灯火游龙,与水中映月星光交相辉映,美不胜收,于是来了兴致,令人靠岸停船,打算在此地留宿一宿。 

    恰逢小镇灯会,镇上十分热闹。街道两旁摆满了各色小摊,卖吃喝的、脸谱糖人香囊荷包等小玩意都有,最多的当然是各式各样的灯笼了。

    一盏盏做工精细的花灯高挂在房檐、竹架上,烛光摇曳,柔和了众人的面容,如梦如幻。

    朱厚照最爱玩了,见到如此热闹的灯会双眼都快冒出光来,像脱缰野马似的一头扎进人头涌动的街道中。裴文德急忙跟在他身后,其他人则分散在附近警惕周围人群。

    朱厚照长得好,高鼻深目、清秀明朗,身上装扮又气派,气度雍容风流,很快就吸引了不少女子的视线。

    这镇上的女子可热情胆大得很,故意经过朱厚照身边,红着脸羞涩地把自己绣的手帕荷包、香囊等贴身物件往他身上扔。

    裴文德绷着张脸,尽管心中憋闷得紧,也寸步不离地护在朱厚照身旁。他腰间佩刀又一身煞气,可耐不住长得英武挺拔,忠厚可靠的模样倒是很多女子心目中如意郎君的最佳人选,因此他也受到了不少手帕荷包的「袭击」,不一会儿身上便沾上了胭脂水粉的香气。

    原本还玩得很投入很得意的朱厚照这下不高兴了,急急牵着裴文德的手宣示主权,拉着他两人离开了满是脂粉气的包围圈。

    裴文德看着朱厚照温润又透出几分矜贵的侧颜,呆呆地任他牵着自己的手游走在灯火之间,充斥胸口的感情几乎要满溢出来。   

    两人并肩而立,一旦裴文德的脚步稍微慢了些,便被朱厚照霸道地拽着手臂拉上前。

    四周到处是摩肩接踵的人群,裴文德的身体不得不贴着朱厚照,对方身体的温度似乎透过几层薄薄的夏衫布料传递过来,臊得裴文德心里直发慌,朱厚照却不管这些,跟小贩买了一串糖葫芦,然后扭头冲裴文德笑得灿烂。

    烛火摇曳,橘色的光柔和了朱厚照的轮廓,衬得他一双眼眸灿若星辰,眼里似有光华流转。

   「来,尝尝看这糖葫芦甜不甜。」朱厚照举着串糖葫芦送到裴文德嘴边,双眸亮晶晶的一副献宝般的期待神情。

    天子盛情难却,裴文德只好张嘴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小口,接着想把剩下的继续吃完,没想到朱厚照把手收了回去,直接就着那颗吃到一半的糖葫芦咬下去。

   「这糖葫芦真甜!」朱厚照舔了舔粘在唇上融化的冰糖,舌尖轻轻滑过殷红水润的唇瓣,然后朝裴文德笑得眉眼弯弯。

    裴文德唰的一下从脖子红到了脸颊。


    灯会上还请来了戏班子、杂技团表演,朱厚照调戏完下属,便牵着脸红得像熟虾般的裴文德,循着人群喧哗处去看热闹。

    他们到达的时候那杂技团正在进行喷火表演,长长的火龙兜头就冲着朱厚照的俊脸舔去。

    裴文德因为之前被朱厚照调戏,心神激荡中,反应比平时稍微迟钝了些,等他回过神扯着朱厚照向后退开却已经迟了。朱厚照一张矜贵的脸被火熏得满是黑灰,事情发生得太快了,他当场就傻眼了。

    某方面来说小皇帝也算是自食恶果。

    杂技团的老板连忙过来跟他们道歉,裴文德却顾不上他,着急地抓着朱厚照的肩膀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确认他只是脸被熏黑了,人没受伤,他才放下一颗高悬的心,只是嘛——

   「噗……」   

    朱厚照委屈巴巴地看向一下子没控制住笑出声的裴文德,尽管裴文德很快控制好面部表情做出一副愧疚心痛万分的样子,他还是快气炸了——不用照镜子都知道自己现在是怎样一副尊容,能逗得向来不苟言笑的裴大总管笑出声。

    「笑什么笑!现在朕不许你笑出来!」

    朱厚照恼怒地瞪着眼睛板着脸,想表现出天子威仪不容侵犯的气势,裴文德赶紧低头掩住自己脸上憋笑的表情,从自己怀里掏出一条干净手帕:「少爷,属下冒犯了。」

    说完裴文德便伸手轻轻捧住朱厚照的脸,拿手帕擦拭他脸上的黑灰。

    好不容易在心上人面前建立出来的形象就这么毁了,朱厚照翻了翻白眼,心里郁闷得想哭。

        

———TBC———

评论(9)

热度(158)